特鲁西埃:恒大阿尔滨模式很危险中国人不爱足球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9-09 22:45

24日,中国足协终于宣布与卡马乔就终止合作达成共识。又一个轮回过后,中国足球再次回到原点,也来到了又一个十字路口。难道中国足球还要继续下一个“成绩差——换教练”的“伤心循环”吗?

记者近日采访了特鲁西埃、里皮和里克林克三位与中国足球交集颇大的世界名帅。他们对目前中国足球的“建言”更像是“谏言”——忠言逆耳,振聋发聩:“这是中国足球彻底改革的最好机会。”

是否要改?必须!

卡马乔的一败涂地再次证明,长期以来“成绩不行换教练”的简单粗暴只能让中国足球原地转圈。圈内人士早已有了切肤之痛:无论是国家队层面、俱乐部层面、人才培养和社会参与层面,中国足球目前存在太多“剪不断理还乱”。

曾经带领日本队杀入世界杯16强、已经在中甲深圳红钻执教超过两年的法国人特鲁西埃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足球必须全面改革。

“如果换了卡马乔,其他没有做任何改变,结果还是一样。从成绩上来说,一个主教练最多有20%的责任,”特鲁西埃说。

已经在中超和中甲打拼将近3年的法国人早已熟知中国足球圈的“潜规则”。在深圳队,他曾经希望凭借一己之力肃清队内的一些暗流,但7名主力出走后,曾经的冠军降入中甲。特帅带着一帮稚嫩的小球员在二级联赛摸爬滚打一年后,本赛季中甲12轮过后,他们仅以3分之差落后河南建业位居次席,冲超在望。从某种意义上说,特鲁西埃的“深圳范本”对整个中国足球都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因为这支深圳红钻队,可能经历了中国足球圈可以想象的各种磨难。

两年多前来到中国时,特鲁西埃曾表示要改变中国足球,但两年过去,他了解了中国足球的环境是如此错综复杂,他说现在自己也只能“独善其身”了。

“我原来觉得,每个俱乐部的教练都应该有责任,去为提高整个国家的足球水平贡献自己的力量。因为所有的俱乐部主教练构成了国家队主教练的第一助理。但现在中国给人的感觉是,你要管好自己的事情就不容易了,所以大家都很‘自私’,”特鲁西埃说。

恒大主帅里皮在中国执教一年以后也窝着不少火,最让他不满的是在人员征调上,国家队主帅不和他主动沟通,俱乐部和国家队屡屡形成对峙,甚至互相猜疑。

“或许在中国你必须适应这些压力,但在其他国家是不会这样的,提前一个月就把球员抽掉离队,这样的做法实在有些过分。”里皮在一年里,对卡马乔征调球员进入国家队有着诸多的不满。

这不是卡马乔的错,也不是里皮的错,但如果不能让所有的俱乐部都有提高中国足球水平的共同目标而是各自为战,难道还不应该彻底改革吗?

何时改革?现在!

在国字号队伍无缘2014年世界杯后,从现在到2016年,中国足球没有需要必须追求成绩的比赛任务。即使不能痛下决心改革战绩考核政绩,国家体育总局仍然以国家队成绩考核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改革所造成的“政绩成本”也将处在历史低位。而如果错过了这两年,中国足球又将迎来2018年世界杯的出线压力。

其实,中国足球已经浪费了没有进入10强赛的这段时间。我们相当于“傻呵呵”地“坐看”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伊朗出线,自己却明日复明日地蹉跎岁月。不过如果现在幡然醒悟,时间还够,中国足球应该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遇,从顶层设计开始进行彻底改革。

特鲁西埃认为,现在是中国足球下决心进行全盘改革的最佳时机。“这两三年没有大赛的时间不能用来睡觉,这是彻底改革的最好机会,”他说。

怎么改革?彻底!

怎么改革是一个大问题,三位名帅的话足以写成上万字的学术论文,这里也只能挂一漏万。

“首先足协肯定还是总负责的,在足协的职能里,应当分为俱乐部、国家队、青训等方面进行彻底改革,”特鲁西埃说。

特鲁西埃的想法与许多人不谋而合,他们普遍认为中国足球的整个体系从设计之初就存在着漏洞,“小修小补”已经难以破除积重难返的顽疾。

——俱乐部:形成造血机制 成立梯队扎根城市

姑且不说孱弱的青训、一败涂地的国家队,其实目前看似火爆的中超联赛的头顶上,就悬着一把难以解下“达摩克利斯之剑”。虽然恒大、大连阿尔滨等俱乐部投入巨大,制造了中超的繁荣,但特帅认为,过于依赖投资人的经营模式让这些俱乐部很“危险”。

“除了来自投资人的钱,俱乐部的收入可谓微乎其微,这是很危险的。中国的很多俱乐部难以生根、搬来搬去也正是这个原因。一个健康的俱乐部,应该有60%利润来自日常的运营收入,”特鲁西埃说。

在法甲联赛,电视转播权的收入往往就能够覆盖一个俱乐部的基本支出,即使没有挥金如土的老板,俱乐部也能维持正常运营。特鲁西埃说,在法甲,联赛冠军可以获得约4500万欧元的转播权分成,而最后一名也有1200万欧元,这足够维持俱乐部一年最基本的开支了。

中超转播权的问题用一万字的文章或许也未必能说透。最近,卫视中超转播权的纷争再次把这个问题摆上台面。联赛转播权应该是中国足球现在必须拿出勇气和魄力直面并解决的问题,因为转播权的开发关系到了俱乐部的造血能力,而这正是一个职业联赛能够长久生存的本源。

——国家队:统一各年龄段球队 建立和俱乐部沟通机制

在国家队层面,三位世界名帅都认为,从国青、国奥到成年的各级国家队应该采用一以贯之的训练方法、技战术体系,从而保持一致性。特帅举了自己在日本的例子:“我在日本的教练团队是兼任国家队、国奥队和国青队的所有工作。这样既能够保证技战术的一致性,又能够使得人才在几个层次之间合理流动。”

另外,三位名帅也不约而同提到了俱乐部和国家队的沟通机制。曾经担任国青主帅的前荷兰阿贾克斯俱乐部青训总监里克林克认为,足协应当在年初就做好一整年的计划。

“在荷兰,足协会在赛季开始前做好一整年国家队的计划,何时打预选赛、热身赛,需要抽调哪些人在联赛开始之前都已经十分清楚,”里克林克说。

如果说意大利、荷兰让我们难以望其项背,邻国日本在10年前的做法难道我们不能加以借鉴吗?

“国家队主教练的第一助理教练永远是各个俱乐部的主教练,”特鲁西埃说,“我在执教日本期间会每年组织召开两次会议,将J1和J2联赛的俱乐部老总和主教练请到东京,商量这一整年的安排。何时抽调、抽调谁、具体的日期都会和俱乐部商量,如果俱乐部有亚冠等比赛任务,我们也会衡量,最终确定的是一个‘双向平衡’的赛历。整个赛季按此执行就可以了。”

——青训:怎样让中国人爱上足球?

“你们根本不爱足球,”特鲁西埃说。

“中国的球员仿佛缺乏对进球、对胜利的一种近乎天生的原始饥渴,”里克林克说。

爱足球的人哪去了?特鲁西埃说,是选拔球员的机制出了问题。层层“关系”导致有天赋、有兴趣的人反而踢不上球,进入梯队和一线队的却有很多“功利化”的球员。特帅一位在深圳从事少年足球教练的朋友还很奇怪,为什么中国这么多孩子身体看起来很好,但都不喜欢踢球呢。

只怪足球是如此社会化的一项体育活动。特帅说的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他也许没有看见,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哪里有地方让孩子们去追逐皮球?

“中国足球提高的最好方法是要让更多的中国人去爱这个运动,培养出更多的优秀年轻球员。我们的俱乐部、政府都要多建一些草坪场地,再让一些退休的教练来当社会教练,让更多的孩子和球星们接触,”里皮的话很朴实,但意味深远。(完)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igpq.cn/post/f/15484965.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