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婷质疑全运花游:1套动作差2.2分?练集体的胜双人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8-27 05:17

新浪体育讯 几乎一夜没有合眼,出现在大家面前的蒋文文/蒋婷婷两姐妹显得很憔悴,昨晚的辛酸一幕还不断浮现在两姐妹的面前。昨晚,2013年辽宁全运会花样游泳双人决赛落幕,蒋文文蒋婷婷屈居季军,最后一对出场的辽宁搭档黄雪辰/吴怡文后来居上夺得冠军,看到大屏幕上打出的分数蒋氏姐妹当场抱着教练痛哭流涕,经过两个小时的申诉无果后,两人缺席了颁奖典礼和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今天上午,两人在所住的酒店召开了新闻通气会,从个人角度表达了对本次比赛的结果提出质疑,她们希望自己深爱的花样游泳项目重回正轨不要走偏。

>>>

质疑一:同样动作时隔一日分差2.2

根据赛程安排全运会双人项目于9月1日进行技术自选的比赛,9月2日进行自由自选的预赛,9月4日进行自由自选的决赛。从前两天的比赛来看,蒋文文/蒋婷婷占据优势,技术自选和自由自选预赛都稳居榜首,其中技术自选领先最后夺冠的黄雪辰/吴怡文0.375分,自由自选预赛中领先对手0.587分。文婷姐妹带着微弱优势进入双人自由自选的决赛,昨天的比赛中两对选手都分别有表演了自由自选预赛的两套节目《天鹅》和《龙》,只是率先出场的蒋文文蒋婷婷得到92.250的分数,比预赛分数少了0.025分,而对手黄雪辰/吴怡文拿到了极高的96.851分,一举从总分上超越蒋氏姐妹。

蒋文文和蒋婷婷说:“同样一块泳池、同样一套节目、同样的裁判,为什么时隔一天,她们的分数提高了2.2分?”2.2分是什么概念?蒋氏姐妹解释说,国际比赛中2.2分是可以把第八名直接拉上冠军的分数。“我不知道有什么神奇的力量能让她们的分数有这么大的提高,2.2分的提高在国内和国际赛场都是不正常的,中国花样游泳83年建队后前所未有的情况。在我们没有出现任何失误的情况下,第一名和第三名掉了个个儿。”这是蒋文文和蒋婷婷最不能理解的地方。两姐妹解释说,除了集体项目托举会出现失误,会有如此大的分数差距,双人项目的偶然性很小,不像体操和跳水出现偶然性的几率那么大。“赛后我们也看了技术录像,我们确实没有任何失误,可以找第三方裁判来对比技术录像,无论是专项技术、水位和移动速度都没有问题。没有办法理解这个分数是怎么来的,我们觉得很寒心。”蒋文文说。

技术自选比赛结束后微弱优势领先,文婷姐妹曾有些担心。她们说:“短程(技术自选)不是我们的优势,技术自选赢了一点我们有点紧迫感,但长程(自由自选)是我们的优势。她们在决赛中拿到的分数可以跟俄罗斯队抗衡,为什么一个月前世锦赛不派她们去?(全运会)冠军为什么不拿去参加国际比赛?”

质疑二:专练集体的赢了专攻双人的

根据全运会花样游泳的比赛规则,各地方代表队允许参加两个项目的比赛,蒋文文蒋婷婷所在的四川队和黄雪辰吴怡文所在的辽宁队都参加集体自由组合和双人两个项目的争夺。为了备战全运会,各队的训练有所侧重,北京、辽宁放了比较多的精力在集体自由组合项目上,而文婷姐妹把更多的训练投入双人训练。昨日率先结束的集体自由组合项目中,北京队技压群芳夺得冠军,辽宁队以比较大的劣势位列第二名。蒋文文蒋婷婷说:“从赛前的种种细节和迹象表明,辽宁队和北京队一样都在全力以赴争夺集体自由组合项目,但是北京队拿了冠军,她们才会把重心转向双人,这也是唯一没有比决赛的项目。”

伦敦奥运会的选拔赛上,刘鸥和黄雪辰搭档的双人组合曾在伦敦奥运会上夺得银牌,回到全运会两人代表不同的省市拆对配合。蒋文文蒋婷婷说:“从上届全运会到这届全运会之前,全国比赛所有的冠军都是我们。和刘鸥/黄雪辰比我们也是各有优势,我们两对都是能拿奥运会银牌的水平,她们拆对后我们就是最好的,不出大的意外(全运会冠军)冠军就是我们。”全运会备战期间日本花游教母、曾帮助过中国花样游泳的杰出教练井村雅代看了各队的训练后曾表示,就文婷两人在练双人,从专业的角度能够看出运动员技术不同,也表明各队的侧重有所不同。包括北京队在内的不少队伍都基本放弃了双人项目,专攻自己最擅长的一项,蒋文文说:“我们全力以赴拼双人,但是最后拼集体的拿双人冠军,还超我们这么多,这一年的复出觉得心寒。”

质疑三:有悖公平原则疑似暗箱操作

“裁判太黑了,看到成绩,心都寒了,8个裁判有5个打分一样,难道不奇怪吗?”这是蒋文文赛后面对央视的采访。以前的国内比赛各位裁判打的小分会出现在大屏幕上,而依据现在打分规则裁判的打分只在屏幕上出现总分,蒋文文个人称这样的总分制会留下行业内黑暗和暗箱操作的可能。其实国际赛场同样不出现小分,文婷姐妹表示在国际赛场裁判的判罚比较公正,并不担心裁判因素,反倒到在国内比赛对裁判的因素担心更多些。

昨天比赛结束后,四川代表团就花游双人比赛的成绩向组委会申诉,但是得到的结论是需要运动员取证。蒋文文激动的说:“申诉过程要求我们取证,我们运动员参加运动竞技比赛,不是来侦破案件。组委会觉得,如果我们没有证据说明裁判有问题,分数就是没有问题。”时隔两个小时,花游赛场举行了颁奖仪式,蒋文文蒋婷婷缺席而由四川队的小队员代领,赛后两人和教练也没有出席赛后的新闻发布会。蒋文文蒋婷婷说:“我们希望得到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团部还在帮我们就申述,希望能够给我们一个很好的答案。”

结束了昨天的比赛,文婷姐妹的运动员生涯就画上句号,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20多年的花样游泳职业生涯让两人都非常难过。文婷姐妹表示之所以选择在离开大连之前站出来,面对所有的媒体召开这样的新闻通气会是希望花样游泳能重回正规不要再走偏。“很多人是通过我们认识花样游泳,我们也希望两个人把花样游泳聚集起来,不要走得太远。走的太远是指在场上比运动员竞技水平,而是暗箱操作,这样做对运动员伤害太大了。我们也希望得到一个公平公开公正的答案。”

今天面对各家媒体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文婷姐妹坦言顶着巨大的压力,她们说:“压力确实很大,但我们觉得这样做是为了花样游泳项目好,二十几年的运动员生涯今天要结束了,要说的应该说出来,把正确的说出来。我们应该有这样的正义感,如果我们忍气吞声,是对自己和花样游泳不负责任。”为了这届全运会又坚持了四年,蒋文文蒋婷婷曾在训练中数度累的晕死过去,伤病困扰、术后康复、各种想象不到的痛苦,她们吃了多少苦只有自己知道,文婷姐妹说身体上的伤病和痛苦可以忍受,但是昨天的结果让她们很失望、甚至很绝望。

今天下午蒋文文和蒋婷婷姐妹就会随四川代表队离开大连返回成都,回去后两人将筹办自己的婚事,她们现在一说起昨晚还是止不住眼泪往下流,姐妹俩相互鼓励着拉紧手。她们明天会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也希望花样游泳越来越好!

(新体)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igpq.cn/post/f/15478335.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